看了他家才知道,沉迷做饭和打扫才是「MUJI风」的要义



做饭时我能极度专注,
只需要思考下一步
该切什么、用什么就好,
只有在厨房才能彻底放松自己。

吴飞是摄影师,也是一位对厨房有着极深感情的人,他做菜,也拍菜。2012 年年底,他搬到这个位于北京方庄的家里,hga010官方|官方网站时一切都由自己亲自参与,50㎡?的一室一厅,以原木色和白色的家具为主。如今,这个居所如同复刻了 MUJI 的家居展厅,明亮清爽,但当然,比展厅多了许多生活趣味与印迹。

?吴飞养了多年的猫,名为米花。

家中他最常待着的空间是厨房,曾为日本作家吉井忍的书《四季便当》进行拍摄,这也激发了他对料理的兴趣。


他也曾朝九晚五地出门挤地铁,工作上的烦恼接踵而至时,是家中厨房拯救了他,做饭需要极其专注,在厨房中,只需要思考下一步该切什么、该用什么,即便宇宙万物星移斗转,这间厨房,始终占据了他心中最柔软和最自由的角落。

01.

回到厨房,就能原谅一切了



吴飞的厨房不算太大,但有一个大窗户,水槽与料理区正对着窗户,以白色为主色调,收纳整理又做得极好,他对这个空间的喜爱不言而喻。

?吴飞家厨房格局,料理台与水槽直面大窗户。


进入厨房后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炉灶与冰箱。锅、灶台和白瓷砖似乎都没有太多被油烟熏过的痕迹,原因我们也亲眼见到了——即时擦「这是我的习惯,如果等到做完饭后再擦,有些油渍就已经凝固了,现在正好也处于做饭的等待期间,顺手一擦很简单的。」


炉灶旁摞着吴飞最常用的几口锅。因为基本每天都会做饭,这个锅煮两人份的粥正好,那个锅最适合煮米饭,那个锅则专用来煲汤......经年相处之后,他与各式锅子也发展出了一套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「相处之道」。



炉灶下的两个抽屉则是名副其实的「宝藏区」。用塑料格将大抽屉分开,每一格放一类东西,将更常用的东西放在更顺手的地方。


柜子中永远不会出现过期的东西,每隔两个月,他都会把抽屉重新整理一遍,把近期最常用的调料食材放到最方便的第一层,过期的东西及时扔掉,不够的提前补充,看起来满满当当,并且井然有序。


而与灶台区相对着的一面墙专用于置物,包括墙上的挂杆与地上的不锈钢置物架。



墙上如浴巾架一般的置物架,是母亲来北京时候「擅自」安装的,与自己厨房风格没那么匹配,但也不妨碍成为厨房的一个兼备展示与收纳的置物架。


逛吴飞的厨房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,表面上看起来是摆得整齐的锅碗瓢盆,不知何时他就会拿出一个好玩的东西同你讲它的好用之处。譬如这是「SELECT 100」的量勺,适用于糕点制作时的精确测量,妙在具有高平衡性,用完之后可勺子就能「自己站住」了。




还有这个美浓烧的筷架,朋友们来吃饭时,人较多的话,就会把它们拿出来使用,也更有仪式感。



无论是哪个柜子或抽屉,只要提出「想打开看看」,他都会毫无顾虑地答应,而打开后,整齐程度也总是让人惊叹。并非专门做好了准备,不过是习以为常的「整理」带来的自信罢了。



02.
选择食器的最大标准:喜欢、日常

热衷料理的人,多也会热爱食器。吴飞对于食器,没有我们之前介绍过的《在60㎡房子里拥有1000+个碗是怎样的体验?》中河马的那种执念。他将食器分开放在了厨房冰箱上的柜子和客厅的食器柜里,柜中留白较多,形制、颜色各异的食器有了喘息的空间,看似毫无联系,却是被某种感觉牢牢抓紧、拥有同样的羁绊。


并没有钟爱于某一类或者某一种食器,「喜欢、日常」是选择食器的最大标准。匠人手作或是工业批量生产的碗,在他看来似乎都是平等的,前者虽说带有匠人的痕迹,但总归也只是一只碗;后者虽是无个性的工业产品,但好看、摔破了也不心疼。比起这些,他更在意的是加入食物之后,食器会不会喧宾夺主。


偏爱倒总是有的,这只茶杯是吴飞现在最喜欢也最常用的。猪口杯造型,大小合适,不会如功夫茶杯一般,一口喝完就要再倒上下一杯。杯子自身便有空间感,不局促,很是自在。



03.
一碗不标准的臊子面

吴飞坦诚,这并非传统的岐山臊子面,只是他自己吃习惯了的做法,用量没有仔细计算过。



??????
?臊子面食谱?

(1)锅内热油,放入葱姜蒜沫,干辣椒碎和一颗八角炒香,然后放入五花肉丁炒到肉的颜色变白;
(2)加入料酒、生抽、红烧酱油、甜面酱翻炒均匀;
(3)放入胡萝卜丁、土豆丁、蛇豆丁、豆干丁、泡发的干香菇丁、泡发的海带丁,翻炒均匀;
(4)加入泡发干香菇和海带时的汤汁,搅拌均匀,大火烧开,小火煮15~20分钟,就可以了,这是臊子部分;
(5)碗底用一点蒜泥、生抽、陈醋、油辣子、花椒粉、葱花搅匀;
(6)煮好面,放入碗中,和底料搅拌均匀后,淋上臊子即可。



免费预约
立即
预约